美国新闻
 美国旅游
 酒店预订
 华人论坛
 公
 美国同城

新冠成严限移民幌子?白宫提高庇护门槛,拟限新劳工入境

 
[社会新闻]     2020-06-13
在新冠大流行和反种族抗议的掩护下,川普政府继续推进其限制合法移民的议程,阻止外国工人入美,并提高寻求庇护者的门槛。本周,政府官员就何时解除因新冠病毒而颁布的“紧急”边境关闭令提出了后备方案,拟议的规则将提高寻求庇护的门槛,并允许法官在移民没有上庭作证的情况下拒绝申请。

在新冠大流行和反种族抗议的掩护下,川普政府继续推进其限制合法移民的议程,阻止外国工人入美,并提高寻求庇护者的门槛。

本周,政府官员就何时解除因新冠病毒而颁布的“紧急”边境关闭令提出了后备方案,拟议的规则将提高寻求庇护的门槛,并允许法官在移民没有上庭作证的情况下拒绝申请。

新冠成严限移民幌子?白宫提高庇护门槛,拟限新劳工入境

如果被采纳,这些规定将为移民限制政策奠定一个框架,在援引疫情的规定被取消后得以实施。政府上个月延长了新冠期间的边界新规,有效阻止了西南边境的成千上万的移民在今年4月寻求庇护。与此同时,总统发布了另一项行政令,旨在限制美国以外移民获得绿卡,预计政府还将颁布更多限制措施,阻止移民来美寻求临时工作。

教育部长德沃斯(Betsy DeVos)周四晚间发布了一项紧急规定,禁止大学向外国和无证学生发放新冠纾困资金,其中包括成千上万受“儿童暂缓遣返计划”(DACA)保护的学生。

未来几周,政府将研究对新技术工人H-1B签证的限制。

周三,在美国传统基金会(Heritage Foundation)组织的一场活动上,当被问及有关非移民签证的问题时,国土安全部代理副部长库奇内利(Kenneth T. Cuccinelli II)答道,“你们可能很快就会看到更多有关这方面的新闻。”

在过去的一个月里,包括白宫高级顾问、川普强硬移民议程的设计师米勒(Stephen Miller)在内的政府高级官员讨论了4月份行政令的后续措施。当时的行政令因为包括许多豁免条款而遭到了保守派团体的批评,他们原本希望政府能限制允许外国公民在美工作的非移民工作签证项目。

据两名政府官员说,白宫高层仍在继续讨论新的行政令是否应包括一系列工作签证,包括针对高技术工人的H-1B签证。在最近几周举行的一次会议上,米勒敦促川普和劳工部长斯卡利亚(Eugene Scalia)大幅减少进入美国的外国劳工数量。但官员们强调,预计将在下周发布的命令还没有完成,在美的签证持有人不太可能受到影响。

美国移民顾问委员会的政策顾问赖奇林-梅尔尼克(Aaron Reichlin-Melnick)评价说:“不管是限制合法移民,还是进一步破坏庇护制度,把移民人数降到尽可能低的水平,仍然是这届政府决策的重中之重。”

就最初的行政令和边境限制措施辩护时,白宫官员表示,尽管多项研究表明移民促进了经济,但这些举措是为了保护美国人的就业机会,并防止大流行期间疫情二次爆发。早在出现新冠之前,米勒就试图利用卫生部门在边境拒绝移民。

国土安全部指出,在没有正当程序的情况下将超过2万移民“驱逐”到墨西哥和他们的祖国是由于大流行不得已为之。预计在未来几天,海关与边境保护局将宣布,根据该政策而被拒绝入境的移民人数有所增加。

就在司法部和国土安全部推动限制边境移民的方案的一天前,人权团体向华府美国联邦区域法院提告,指控川普政府在美墨边境驱逐未成年外籍人士的作法,不但违反正当法律程序,也违背保护未成年孩童免于遭到暴力与剥夺的联邦法律。

拟议的法规将有30天的征求意见期,其中将阻止寻求庇护的移民在其申请过程中享有完整的法院程序。

还将赋予联邦执法官员广泛权力宣布庇护申请理由“微不足道”,同时禁止移民在美寻求其他形式的救济。

这项规定还将提高移民申请庇护理据的门槛,那些声称被帮派或“流氓”政府官员盯上的人很可能会被拒之门外,那些基于性别寻求保护的人寻求庇护的能力也将受限。

国土安全部代理总法律顾问米泽勒(Chad R. Mizelle)在发布该规则时写道:“迫害是一个极端概念,涉及严重伤害,包括构成紧急威胁的行动。”他表示,将不包括因犯罪或军事冲突、间歇性骚扰或拘留或外国政府未能执行法律而造成的伤害。

根据这项政策,川普政府可以拒绝为那些在前往美国途中在另一个国家待了14天而没有申请保护的移民提供庇护,这是去年7月宣布的一项类似措施的基础。目前尚不清楚该规则将在多大程度上适用于未决申请。

川普政府曾多次表示,鉴于积压的庇护申请超过100万件,应该精简该系统。

由于白宫增加了在美寻求庇护的障碍,成千上万的移民只能在肮脏的帐篷营地里等待。

45岁的巴尔加斯(Perla Vargas)说,“我们到这里来是为了逃离政治暴力,逃离一个有人威胁我们的地方,我们结果却不得不在这样的地方生活。在这种条件下,很难寻求庇护。”

逃离尼加拉瓜后,巴尔加斯一直在努力保持忙碌。在当地,她参加了一场反政府示威后,当地的武装平民组织开始跟踪她。

疫情爆发前,曾在卫生健保部门工作过的巴尔加斯试图帮助难民营里的许多移民儿童组建一所临时学校。但最近几天,她试图鼓励其他移民保护自己免受新冠病毒感染。

在困境中巴尔加斯试图逗她的孙辈开心,让他们暂时忘记他们目前的处境。这家人在前往边境的路上被抢劫了两次,最近的一场大雨冲毁了他们的帐篷,他们剩下的财物都被淋湿了。

巴尔加斯说:“孩子们总是说,‘我们想离开了。’听到他们这么说让人很沮丧。这变得越来越难了。我不确定我能不能在这种痛苦的情况下继续生活下去。”

发表评论

0
0
使用微信“扫一扫”
打开网页后点击右上角“分享按钮”
0
 您已成功为本文点赞!
感谢您的参与
电梯